Modified Story

蒙蒙细雨沾湿了薄暮的霞衣。 今天的工作一如既往地顺利。 没有伞,不过无须在意。细细的雨丝湿润着外衣,将它的颜色由洋灰镀作乌青。我在街道上前行着,迎面掠过一个个匆匆而过的身影。
很快就到家了吧。 我走进附近的礼品店,买了一只独角兽毛绒玩具。我将它抱在怀里走着,这样它柔软的绒毛便不会沾上雨滴。硬币和钥匙在口袋里一路上叮当作响,我在心里默默哼唱着欢愉而惬意的旋律。 就连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,也不似往日那么刺耳。 今天的家里似乎分外热闹呢,邻居,亲朋,甚至是表兄弟们……不过是小珍妮的生日而已,难道他们早已策划了这么一个惊喜?还是发生了什么别的事情,我不禁开始怀疑——
看哪,他们一个个的眼神透着悲哀,在看见我的一刻又充满了惊慌与诧异。年老的太太们开始在胸前画起十字,而我的珍妮卡,我最疼爱的小珍妮,小小的粉色脸颊留着泪水的印记。
这一切真是莫名其妙,在这个特殊的日子,竟然……
“珍妮!告诉爸爸啊,是谁欺负了你,让你如此伤心,引来了那么多亲邻来鸣不平?难道这种事——但愿不是如我所想——非得瞒着她的父亲?说出来,说出来爸爸才好打倒坏人保护你。 别哭啊,别哭啊,小珍妮,今天是你的生日,爸爸怎么会缺席?看,这是你的生日贺礼,你最喜欢的独角兽,前额上还缀着一颗银色的星。很喜欢是不是?以后就让它和你的莉莉住在一起把——什么?爸爸怎么可能离开你?爸爸怎么会去远远的地方,再也不回来呢?那样谁来疼爱你,谁来保护你呢,珍妮?爸爸不会走的,爸爸会永远永远陪着你……”
丽贝卡!亲爱的,你为什么尖叫个没完!孩子还在哭呢,干嘛把她从我怀中拽走?还那样凶巴巴地瞪着我,像是我会伤害我们的宝贝珍妮?为什么把我推出门去,把礼物扯碎?那是珍妮盼了很久的玩具啊……
那些人又是谁?身着奇怪的制服,用一个奇怪的字眼称呼着我将我制服,然后又撬开了我家的房门。
“喂,给我停下!我不管你们是什么!不许进我的房子!不要带走我的家人!”声嘶力竭地叫喊着,却无人理会。紧接着是一阵刺痛,有什么东西刺入了静脉里。
远处传来的绝望的哭叫把我的心拽到了谷底。
为什么啊……这一切……
珍妮卡,珍妮……对不起,这一次,爸爸真的要走了……
在失去意识前,我努力蠕动着嘴唇说出最后的话语:
“生日快乐,珍妮。”

I DID modified this seriously,from the first Chinese version.
Much better,fluent and nice writing,huh?I'm a not bad writer in my first language.It'll be a much better tale,if there's a good translator(I'm asking for one seriously).
And now you guys know the confused feeling while facing a page full of foreign languages? Feel free here!